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软文推广有什么好推荐吗?

来源:易推 2020年09月02日 11:32

可以去易推看看,里面有详细报价详情,自媒体推广网站新闻推广都可以的。

相关推荐

佣金一路飞涨,盈利举步维艰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9月02日 10:39

大胆只身前往,租客网全面保障

人们租房子时会挑价格、挑室内格局、挑配套设施,但是对于女孩子来说,安全,才是头等大事。现在,由于人才流动性加大和互联网普及,女孩租房时遭遇偷窥事件越来越多。统计数据显示,报案声称自己遭到偷窥的案件中,93.3%为在外租房的单身女性,而这一群体的租房安全,正是薄弱的环节。既然女孩租房避免不了,那就将危险降到最低。首先,女孩租房,要选在比较繁华的地段,人流比较密集,坏人不好下手作案。要让房东或者中介提供室友信息,这样,可以让女孩确定是否要和某种人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住进出租房后,要更换门锁;看房时,要注意房间是否被胡乱隔断、私接电线,是否有消防措施等等。为了给女孩子们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租客网格外注重安全性能。租客网zuke.com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集房产租赁服务、闲置物品租赁服务、专业技能外包服务和租客人生安全保障服务为一体的以数据驱动的价值链生活服务平台。租客网强调:“房子是租来的,但生命不是。”在这里租房子,每个用户都能得到安全提醒的服务,如果连续三天没有签到,租客网中心就会将这一情况第一时间告知用户紧急联系人,如果事态严重,租客网会马上报警,寻求政府的帮助。如果有急事,用户可以立即使用一键呼救功能,接到呼救后,租客网一方面可以组织离目标定位最近的区域安全护卫队快速抵达现场,同时租客也可以选择联系你附近的租客网用户前往支援。除此之外,租客网还将加入向陌生人求助的功能,在租客安全保障方面更加完善。“大胆只身前往,租客全面保障。”是租客网为用户服下的定心丸,只要女孩想单独到外面租房居住,就可以到租客网上寻找房源,因为它安全!安全!安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女性能顶半边天,那半边天不该阴云密布,而是该朗日当空,这需要全社会给予她们更多的关怀,而租客网就是一个可以为女孩子遮风挡雨的避风港。

2020年08月15日 10:45

QQ音乐插播听歌广告,我却不想作出谴责

本篇文章3315字,读完约9分钟如果你不是QQ音乐的付费会员,昨天的更新恐怕会让你难以接受:有用户发现,从昨天开始,QQ音乐会在你听歌的间隙,自动插入15秒左右的语音广告,甚至部分会员也声称,在歌曲切换的时候听到了广告。QQ音乐的这一做法,严重伤害到了用户体验。但在愤慨之余我们也要思考:坐拥全球第三多付费用户的QQ音乐,为何还如此“缺钱”?QQ音乐的付费天花板QQ音乐的背后,是音乐巨头腾讯音乐集团,他旗下的QQ、酷我和搜狗音乐的市占率加起来超过了70%。从腾讯音乐的财报内,我们也很难看出它短期有“缺钱”的迹象:2019年,腾讯音乐全年营业利润46亿,较2018年翻了一倍,付费用户达到了4000万,同比增长50%,数量达到了全球第三,这份成绩可谓相当亮眼。当我们仔细研究这份成绩单,会发现腾讯音乐收入的大头并不是在线上音乐,而是社交娱乐。社交娱乐版块的业务利润,要比在线音乐高出一倍还多,社交娱乐的利润份额从腾讯音乐上市起,就一直盘旋在70%。“社交娱乐”为何物?它的营收主体就是《全民K歌》,根据腾讯的统计,在线音乐用户的ARPPU(付费用户平均收益)为9.4元,而《全民K歌》直播用户的ARPPU为111.1元,一个直播用户创造的收益比10个音乐会员还要多,腾讯音乐实际上是披着音乐外衣的直播平台。腾讯音乐的“全球第三大付费平台”完全是建立在基数大的基础上,全球在线音乐第一名是Spotify,月活跃用户数是2.86亿,而腾讯音乐一季度的MAU为6.57亿,远超Spotify。不过Spotify的付费用户有1.3亿,付费率为45%,而腾讯音乐仅有6.2%,这还是不断爬升的结果,如何提高用户付费率,一直是腾讯音乐在财报会议上强调的重点。但从目前来看,腾讯音乐也难以通过新的独家版权来吸引用户,根据国际唱片协会的统计,中国96%的音乐消费者收听的是正版音乐,远高于74%的国际平均水平,向版权进行加码的边际效益已经不高。如今我们在收听到的绝大部分头部音乐,腾讯都是独家版权,其他音乐平台往往要向腾讯缴纳版权分销费用。但就算有了版权分销的收入,腾讯音乐也曾表示,订阅收费的增长比不过腾讯在版权内容上的投入。那么全球第一的Spotify,又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Spotify的成功——欧美用户也喜欢“白嫖”其实QQ音乐“插播”广告的行为,恐怕就是参考自Spotify的非会员广告策略,不过Spotify的营收模式要比腾讯纯粹很多。根据Spotify2019年财报显示,它的主要盈利途径就是音乐订阅和广告,其中订阅收费占据了Spotify营收的90%。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仰仗于欧美成熟的付费音乐市场,但请注意,直到去年三季度为止,Spotify依然还是亏损状态,订阅收费和版权支付的平衡危机,也在Spotify上发生过。和腾讯不同,Spotify基本没有想过直播这回事,它在去年才刚开始自己的博客业务,之前一直是仰仗于付费用户的订阅收入。从锋科技来看,Spotify的成功来自于以下几点:曲库、免费服务、低价策略、以及音乐的社区化战略。曲库的优势自不必说,Spotify初期就在曲库的投入上不惜血本,所以它能在2008年就迅速成长。但“免费”曲库是Spotify脱颖而出的直接原因,Spotify看到了流媒体时代的“增量换钱”定律,用完全免费+插播广告的特性吸引用户入坑,在Spotify之前,用户根本不可能免费收听正版。不仅Spotify,目前全球第二大的付费平台AppleMusic也是看中了欧美用户对于免费的敏感度,才大胆推出3—6个月的免费周期,换来了用户的爆发增长。如果说免费是Spotify初期崛起的战略,那么带领它走向盈利的则是种类繁多的版权套餐。Spotify为家庭、学生、以及不同地区都设置了不一样的版权套餐。从Spotify的财报中可以看到,2020年Spotify用户的ARPPU相比2008年下降了一半,但换来了每季度3000万人的新增付费用户量。除此之外,Spotify的社区运营模式也相当成功,据Spotify公布的数据,大多数用户都会在离开Spotify的70天内回归音乐社区,社交共享是Spotify战略中的重中之重。Spotify从音乐人、资深专家入手吸引初始用户,再鼓励用户通过社交推荐来建立社区信任,并通过严格的质量把关塑造社区生态。这也是为何网易云如此让人留恋的原因,而腾讯将社交功能拆分到了音乐直播,放大了社区用户的疏离感。当然,Spotify的发展也有着不少问题,首先就是ARPPU的减少让部分敏感的欧美音乐人觉得作品被贱卖,Spotify也没有真正解决独立音乐人的生存问题。过分倚仗付费用户也是Spotify的痛点,他们也谋求通过博客等社交途径来扩大营收矩阵。我们可以看出,Spotify的成功并非不可复制,腾讯也拥有着低价格战略、曲库等优势,而双方风评的截然不同,恰恰是我国音乐市场不成熟的一个写照。Spotify和腾讯音乐互为围城,双方都想从对方的商业模式中找到出路。插播广告真的怪腾讯吗?相信看完Spotify的崛起之路,我们可能会相当震惊:腾讯在免费用户上投放插播广告,其实是非常正常的战略思维。并且和阅文事件不同,音乐人不良的生存状况,主要责任依然在分成不合理的唱片公司身上。锋科技并不是想为腾讯音乐辩解——未经用户允许插播广告的行为,依然极大地影响了用户体验。但中国的音乐付费观念仍然需要普及也是事实,8元的月费会员比Spotify针对菲律宾推出的地区价还便宜了一半左右。插播广告与其说是“想钱想疯了”,不如说是中国音乐流媒体在“免费收听”之后,迟早要步入下一阶段的写照。这次用户对于QQ音乐的愤怒,实际上是在指向腾讯音乐对音乐社交的冷漠和功利——杂乱的界面、无处不在的软广、“放养”的用户体验,腾讯的“泛娱乐”战略无孔不入,到了令人生厌的地步,而插播广告就是点燃这箱火药桶的一束火花。作为AppleMusic的忠实用户,锋科技能很明显地感受到苹果对于音乐社区的小心翼翼,乔布斯就是披头士和滚石的资深音乐迷,苹果从iTunes时代就开始每年举办一场演唱会。做音乐App就要首先爱音乐,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而在QQ音乐中,免费用户恐怕很难感受到这一点。目前,QQ音乐也在尝试进行多层级付费,开展了学生优惠、好友赠送、手机套餐赠会员等活动。锋科技认为,与其增加花花绿绿的竖版弹幕广告引发用户群体的体验争议,不如将重心回归用户,从艾瑞咨询的数据和Spotify的财报可以看出,用户付费的体量依然比广告和版权运作的费用大很多,QQ完全可以舍弃一部分广告投入,来提升用户对腾讯音乐社区的忠诚度。此番QQ音乐广告风波,究竟是我国音乐付费走向成熟过程中的插曲,还是用户体验被压榨到极致的反击?恐怕只有腾讯音乐自己才知道了。

2020年05月27日 13:45